正在消失的Linux 微软你在干什么?

9 1月

转自:http://os.51cto.com/art/200906/127728.htm

近期我注意到了一种现象。也许它早就存在于我的头脑里,但是随着我探寻的不断深入,它会变得更加的黑暗和深不可测。这一切都开始于对于市面上那些软件只“支持Windows系统”,或者只“支持Windows和Mac系统”要么就是“目前仅支持Windows和Mac系统,未来将支持Linux系统”的疲劳。而近期这些恼人的声明越来越多的出现在软件的下载页面里。有一段时间我以为这种潮流会发生转折,但是它确实已经发生了。我明白有些情况是因为微软对于Linux的品牌阻挠计划,而有些情况我还是不明白。例如,究竟是什么让Gnu/Linux eeepc的发明者华硕转变成了最好的Windows eeepc制造商呢?

有一些大事发生了。某些非常可疑的交易,这肯定违反了反垄断法。在此之前沃尔玛超市在盈利的状态下,突然停售了预装Linux操作系统的个人电脑。我知道,这肯定是微软在搞鬼。而近期我日常所访问的那些博客网站里的文章都对Linux予以了反面的评价。这点就算Mac的粉丝们都注意到了。而这种势头大概持续了二到三个月,这是非常令人气愤的。我访问这些网站的原因就在于它们开放的思想以及对于gnu-linux公正的态度。而我喜欢这些网站的另一个原因就是我欣赏这些编辑们独特的视角以及对科技的把握。编辑们可以去酒吧接触一些艺术家,作家,企业家以及那些发布超酷互联网应用程序的软件作者,和那些有趣,富有创造力并且聪明的人交谈。而现在我不会再天真的认为这些编辑们真的这样做了。

也许那些编辑们只是坐在酒吧里,等着某位软件作者上前给他们买杯啤酒,然后开始夸夸其谈:“嘿,我最近发现了一个很好的微软的应用程序,你可以写篇文章,囧囧囧囧”

也许你会认为这一切都是我的无端猜测。那么我就让你看看我猜测的来源。下面是来自于微软公司James Plamondon的关于如何成为一个优秀微软产品推销员的报告。

任何时候你让别人认为你很酷那你就成功了。SIG(美国计算机协会的专业组)的负责人是非常重要的。他们是负责选择的人。他们负责选择哪些人可以在 SIG大会上发言。他们建立会议日程。他们会影响更多的人加入SIG。而你邮件列表上的其他人也是很重要的,他们都是一些潜在的资源。而那些SIG的负责人就是你们日常闲聊的对象。

他这里谈论的是计算机会议的组织者,但是由此你可以推断出来,他也可以将话题的主角换成博客的作者们。但是等一下,再看看下面的情况:

我不知道大家是不是都正确认识到了文章底部“闲谈”这个词的意思。这里闲谈意味着交流,社交,一起吃顿晚饭,喝次酒等等,当然你也可以谈论你的男朋友或者女朋友,只要你喜欢。我的意思就是闲谈就是疯狂的社交,去发布信息,让对方认为你的信息很特殊,使他们感兴趣。闲谈对于推销员来说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工作。当然我也像大家一样讨厌微软,但是我是这个公司里优秀的一员。我很喜欢接触微软的每一个员工,你们要知道,你们都是微软公司的代表。如果我们不能阻止大家讨厌微软,我们至少可以让他们喜欢微软的员工。

你知道就像星球大战里的Plamondon,他一直为邪恶帝国工作,他一直诱惑人们的黑暗面。但是对于推销来说,他是一个出色的员工。

当你出席一个中立的会议,或者是一些由竞争对手控制的会议,你的主要任务就是收集信息。在中立的会议中,暗中把他们拉拢过来。找到会议中的领导者,给他们发送一些微软公司的授权软件。找到他们的孩子上哪所学校,赠送给学校一些我们的软件,看看他们开什么车,送给他们一些带有我们公司logo的钥匙环。使他们尽可能的欣赏你。这些人对你来说很重要,他们控制着什么人有权利参与他们的会议。在上周的Mac世界年会上,我在会议上做了一个关于Mac系统下Windows编程的报告,你能想像吗?

以下是他报告的精华
你必须极度热衷于这些会议。我至少扼杀了两个Mac系统的会议。第一个是Mac应用程序开发者年会,当时我是会议的董事会成员之一,在我在位期间,我成功的将它转型成为跨平台开发者年会。这一点我做的非常成功,他们去年的会议内容完全是跨平台的,内容跨越了Windows和Mac两个系统。而这极大的打击了与会的Mac操作系统听众,几乎一半的会议内容与他们无关。他们并不关心Windows,他们只热衷于Mac系统。而这一点冲淡了会议的价值。因此会议失去了很多支持并且失去了资金来源,所以去年会议不得不关闭了。因此,苹果就又损失了一条与开发人员沟通的渠道。

另外一个卑劣的把戏:

我曾经赞助过一次晚宴。因为一旦你成功举办过一次晚宴,你就可以在宴会期间与你感兴趣的人沟通。你就可以在晚宴上发言。苹果对于他们的程序开发人员一直小气的要死,而我们在宴会期间一直发送免费的开发人员程序包,以及Explorer PD的免费拷贝,还有其他一些能吸引他们孩子的小玩具。因为你知道这种晚宴一般都会带着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参加。而在晚宴之后我会做一个精彩的演讲,而这就像是一个由微软控制的开发者大会了。相比苹果小气枯燥的开发者年会,开发人员显然更加乐于参与我们的晚宴。而把微软公司的内容注入苹果的年会,会使得会议无法进行下去。一个苹果会议的赞助者说:“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每年我们都在会议中损失一些钱。该死的苹果,他们不值得我的资助。”因此会议被终止了。

下面还有更多卑鄙的手段。你可以在http://boycottnovell.com/2009/02/08/microsoft-evilness-galore/看到这个过程。一些手段已经不能用无耻来形容,就连他们的员工也承认这一点。下面我就让你来判断。

我所要花费的只是一些免费软件。当我得知他的丈夫得了中风,我就发给她一些关于治疗中风的文章,这只要去图书馆查一下就可以了。而我会在信中写道,我十分在意你这个人,就像在意我的家人。关于你丈夫的病情我感到十分的伤心,我的奶奶就是因为中风去世的。所以我特地去图书馆找到了这些信息,并且发给你,希望对你有用。而我承认我做这件事情是别有用心的。

而下面这段是来自Knoppmyth Linux媒体中心的开发人员的:

就像人们常常说的:发生在拉斯维加斯的事情就让它留在拉斯维加斯好了。我被告知可以发布这条信息。上周我在拉斯维加斯出差。我和我的朋友正在一个酒吧的吧台聊天。他在询问我的项目的进展情况。而这些内容对于我们来说都是保密的。而我们的谈话被我们隔壁的人听到了。几分钟之后,坐在我们隔壁的人介绍他叫Jeff Chaucer,是微软媒体中心的高级经理。Jeff跟我们说他无意中听到了我们的谈话内容,并且对于学习KnoppMyth很感兴趣。我很讨厌微软,但我的朋友告诉我要有礼貌。于是我告诉他我是如何开始这个项目的等等。“这很有趣”,他说。接着Jeff告诉我说微软想在媒体中心方面做一些改进,我是否有兴趣加入他的团队。我告诉他我和现在的老板相处的很好,如果我现在为微软工作,我在KnoppMyth的工作将会前功尽弃。而他说:“这个不是问题,微软的工作并不会妨碍你在开源项目中的工作,你可以利用业余时间为我们工作。”虽然我很感兴趣,但是还是拒绝了。Jeff再三让我考虑,并且过一段时间再联系他。我们交换了联系方式,并且他为我们付了帐。昨天我接到Jeff的电话,而他又提出了更好的待遇。不仅仅微软提供我现在两倍的收入,我还可以继续为 KnoppMyth工作。并且我还可以利用他们的硬件测试KnoppMyth。于是从4月21日起,我就成为了微软正式的员工。

令人无法相信的是,Jeff一直都看起来很友善。他为他们付了账单,他喜欢开源软件,并且愿意付两倍的薪水。我很为那个家伙的双倍薪水感到高兴,而与此同时我们失去了一位开源软件专家。

我所了解到的是我是一个怪胎。我一直相信就算没有人支持,Linux也会很好的发展。而Google的Chrome浏览器终于有了Linux版,虽然还是很不完善,但是这起码让人们意识到还是有人重视Linux市场的。而你会看到更多这样的情况发生。我想我就不用提魔兽争霸这款游戏了吧,也许你会说对于游戏设计者来说Linux没什么市场,但是只要是有操作系统的地方就会有游戏。你不是刚刚已经了解了微软那些卑劣的把戏了吗?这都是关于权利控制和垄断。苹果电脑的市场份额大概只是占到5-10%,那为什么会有Mac版的魔兽世界而没有Linux版的呢?推销员们就是原因。微软和苹果在市场公关方面花了大价钱。是时候该Linux反击了,我的意思不是让Linux使用和微软公司一样的卑劣手段,但是确实要做一些事情。反不正当竞争的政府部门在哪里?我无法理解这种明显的不正当竞争为什么他们还没有采取手段。如果沃尔玛和华硕的事件还不算是不正当竞争的话,到底什么才算是呢?

而让我感到欣慰的是Linux和开源软件正在不断的强大,他们比以前变得更加的流行。因此我打算尽我微薄的力量来帮助他们。也许影响很小,但是这只是个开始。最近我已经更改我的阅读习惯。抛弃以前的那些枪手网站,转向一些有自己态度的博客网站。我可以根据我的兴趣读到货真价实的信息,而不是由微软主导的信息。但是我们还是要提防微软的渗透。这并不是我的妄想。

One Reply to “正在消失的Linux 微软你在干什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